一月兩次向民示之以弱
三番四次讓官本位肆虐

日來,本地葡中媒體分別報道民政總署決定於氹仔沙崗墳場興建火化場的一些細節,披露更多政府關於火化場選址的驚人內幕。澳門小小彈丸之地,要數官商勾結的嫌疑實在多不勝數,上至國有土地的自由買賣,承包的巴士公司服務、黑的和停車場亂象等,下至行慈善之名作欺世盜名的勾當,以及發死人財的墓地火化殯儀服務,都成為他們斂財的新目標。筆者早前已預料,崔世安在餘下任期內,不會對提升六十五萬市民福祉有興趣,只會處心積慮為自己安插更多親信在重要部門任首長,以及盡可能多、快、好、省地通過一些日後便利自己利益的民政法案。

親信一個個浮現

  
首先披露懷疑沙崗墳場選址有利益輸送之嫌的是本地一份葡文報,指出政府原意是選中路環市政墳場內興建,不過由於附近別墅項目持有人「勢力強大」而作罷,其後再由本地中文媒體作引述報道。指根據《星島日報》報道,指四年前香港的信德集團以近八億元代價出售旗下東豪集團與合資方共同持有的先人紀念堂「永念庭」,顯示林衍威及其家族是在2014年從信德集團收購了「永念庭」。而林衍威正是近期小城紅人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的親兄弟,消息更指出,林衍新妻子謝慶茜與崔世安之妻是閨密,所以又有政府千方百計給體弱多病的林妻「預留」文化局局長一職。本來這些家事從道德層面不應該搬出來挑剔,但事關重大公共利益就另當別論,以上內容全部引用媒體報道,權貴們莫亂告誹謗。

  其實從葡文媒體首先爆料再到中文媒體引述,中間的空檔期甚長,雖然有多事的網友於網上公開永念庭中標的多處疑點。可能本地中文媒體過於謹慎需要求證,又或者是相關資料不容易,慢了幾拍令事件失去聚焦度。無論如何,政府雖然已擱置火化場的興建,但是圖則、選址及相關服務公司已是箭在弦上,公眾特別是氹仔沙崗墳場附近居民無權無勢,該項目絕對有可能死灰復燃。民政總署戴祖義倒是老實人一個,承認氹仔居民反對的理由可能是擔心樓價下跌。細嚼之下,這堣嬪O帶出兩個重要信號,一是路環別墅的業主同樣是擔心物業貶值,為何政府優先考慮權貴感受,忽視小市民利益?二是打工仔辛勞付出血汗,好不容易與家人擠在一起購置靠近「仙境」物業,且可能是幾代人唯一的安樂窩,居民保護自置物業價值乃人之常情,合理之事。

既得利益醜態畢露

  
正如媒體所述,民署承認當初確是打算於路環市政墳場興建火化場,但是被足以影響特區政府決策的權貴出面阻撓,這些權貴又是傳統社團的「神臺級人物」,就自然順勢地將否決的行政任務交予離島諮詢委員。所以,就有後來離島諮詢委員一致性支持本澳興建火葬場,並且認為選址氹仔沙崗墳場合理的滑稽說法。更深入探索的是,整個興建方案其實有沒有經過行政會討論?如有,則行政會內的成員必須利益申報及迴避,因為路環別墅的權貴與部份行政會成員是一伙的,而行政會的一些成員又與離島諮詢委員是一伙的。總而言之,藤掕瓜,瓜掕藤,官商鄉黑腐敗已公開化,毫不避嫌。

  澳門人口雖少,但生老病死都應該有尊嚴,因此,筆者不認同某政協議員所說,指每日只有五個半居民逝世而毋需興建火葬場的說法。而且包括湖畔居民在內的反對聲音,必須理性而有建設性,當初離島諮詢委員向權貴下跪,今日何苦再代表受影響居民向政府遞信求助?只是民意在前,街坊代表輕易打倒昨天的我,左右逢緣,也是其一貫作風。崔安世政府一個月內兩次攔置兩項民生措施,管治威望全無,且有極大利益輸送之嫌,行政會已臭名昭彰,可以解散。此外,民政總署應該基於重大公共利益,主動介入調查其上司與林家的瓜葛,釋除公眾疑慮,還政府一個清白。畢竟,崔世安只剩一年半大限,但廉署專員之位,是可以留任的,關鍵是要站對邊,做對事。

李國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