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華新作《仁愛大同》祝願世界
多倫多首演「美樂大同」港加齊心

次多倫多之行,除了欣賞了多倫多交響樂團《布蘭詩歌》的演出,和出席了6月18日上午舉行的香港周開幕儀式,下午香港作曲家陳永華在多倫多大學利銘澤典宬(利銘澤圖書館)的「音樂連繫港加兩地」(Connecting Hong Kong and Canada through Music)音樂講座外,最重要的目的是出席香港周其中一項高潮活動「美樂大同」音樂會。這是由香港聖樂團聯同溫哥華聖樂團(部份團員是香港聖樂團的舊團員)組成近百人的陣容,聯同多倫多的KSO管弦樂團舉行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暨港加音樂文化之旅」的慶典活動。

三十載見「陳九」面世

  
貝多芬、馬勒、布魯克納等人都祇留下九首交響曲傳世,(似乎第九交響曲便是作曲家創作生涯的終結),香港作曲家陳永華顯然不以為然,在多倫多KSO樂團的委約下,寫了他的第九交響曲,筆者亦得以躬逢其會,見證了6月22日在多倫多列治文山表演藝術中心的「陳九」的世界首演。

  陳永華的第一交响曲(1979),是在中大音樂系的畢業作品,第二及第三是在多倫多大學唸碩士(1981)及博士 (1985)時的畢業作品,其餘各首交響曲都是學成回到香港後的作品。其中第四,八,和現在面世的第九都有合唱。第二,七,八,和這首第九都有中樂器。如從第一號算起,到第九面世剛好三十年,可見交響曲的創作非僅是跑馬拉松,九首交響曲的創作,更是創作經驗不斷累積的成果。

  「陳九」世界首演的音樂會內容設計,特別強調港加兩地攜手合作的意義。攜手合作的 KSO管弦樂團,全名為「Kindred Spirits Orchestra」,帶有「志同道合」之意。KSO於2006年由現任音樂總監基斯坦.阿歷山大(Kristian Alexander)於2006年創建,至今剛十多年光景,已贏得很好的聲譽,音樂會經常出現一票難求的滿座盛況。KSO在他領導下,每年除在萬錦劇院,列治文山(Richmond Hill)表演藝術中心演出,還在多倫多市中心CBC高特演奏廳(CBC Glenn Gould Stndio)、及安大略省南部一帶演出,成為多倫多新起的音樂力量。

演奏兩國國歌開場

  
這場於6月22日晚上安排在列治文山表演藝術中心舉行的「美樂大同」音樂會,由KSO樂團的聯合指揮(Associate Conductor),來自匈牙利的Michael Berec擔任主持。音樂會開始時,樂團首先在助理指揮,在加拿大成長的Travis Grubisi的帶領下,先演奏了加拿大國歌,再奏中國國歌。音樂會的開場曲是美國作曲家柯普蘭(Copland)不時會在音樂會中用作序曲演奏的《老實人鼓號曲》(Fanfare for the Common Man),這首於1942年二戰期間面世,充滿銅管號召光彩的鼓號曲,對銅管樂有一定的要求,當天排練時讓人聽來很有點擔心,幸好晚上演出,「人馬齊全」後,在聯合指揮Michael Berec的指揮下,銅管「放炮」走音的情況大大好轉了,亦為音樂會提供了很好的開場氣氛。

  其實,演出當日走台時,對當晚兩個重要作品的演出,同樣令人存有很大的懸念。首先是演出的烈治文山表演藝術中心是一個劇場場館,舞台全開方式,將後舞台亦與前舞台連接起來,空間足夠將一個三管樂團及百人合唱團容納下來演出,但劇場的舞台不僅沒有反音背板,兩側還是側開的布幕,聲音會被吸去或散去;合唱座席置於最後面,聲音要衝出樂團有何表現?會有何效果?便確實令人有點懸念。

  此外,兩部作品對合唱團的要求都存在著一定的難度;上半場陳永華特別為這次活動創作的第九交響曲《仁愛大同》,這可是一首演出時間長達42分鐘的三樂章交響曲。首尾兩樂章都結合四部混聲大合唱,要求有一定的專注性,加上是全新的原創作品,而且以仁愛追求世界大同作為主題,陳義之高,直追貝多芬第九交響曲!(「貝九」祇在終章加上合唱)。幸好,這部還要加上四件民族樂器,在結構與音色上都有點複雜的大型交響曲,於5月26日在香港大會堂先行作了一次預演(版本與在多倫多的世界首演版本有點不同,在香港預演時加上男高音莫華倫的獨唱),這多少有助今次演出的水平保證。同時,香港聖樂團此行,於正式演出前的6月17日抵達多倫多後,每天都安排有排練,各人的狀態亦得以保持,減少了時差的影響。

楊慎古詞鈞潤今詩

  
陳永華這部作品的內容和欣賞理解都不難。他對這部作品的創作意念與目的,曾說得很清楚﹕「唸初中時已開始重覆閱讀《三國演義》,一直至今;明朝文學家楊慎(1488-1559)寫了一首詩慨嘆長江逝水淘盡歷史英雄。我從這首詩出發,請陳鈞潤教授以今天的長江承接,有還看今朝之豪情。第一樂章前段把觀眾帶回古代,合唱進入時唱出楊慎的詩,陳鈞潤的詩句緊接上,盼望歷史洪流帶動和平進入大同。純器樂的第二樂章有像愛的發放。第三樂章合唱再次重申《仁愛大同》的重要。」

  事實上,三個樂章的標題已清楚地交代了各樂章的內容。 第一樂章《滾滾長江東逝水》,便採用了陳永華所說的楊慎著名詞作《臨江仙》,從「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再接上陳鈞潤的「河水奔向東,歷史洪流湧匯,大海中,和平進大同。 千秋民族夢,和平進大同」。必就是說,在首樂章中,已用混聲四部堅定渾厚的歌聲,唱出了交響曲的題旨,很清晰地從古人感嘆長江逝水有如人類歷史長河,承接到現今中的中國夢、民族夢。這個樂章的份量佔了全曲過半,長達23分鐘。樂隊奏出前奏和主題後,四件中國民族樂器:沙涇珊的琵琶、楊偉傑的笛子、劉瑞中的古箏,和王景松的笙,便按序融入交響樂團的樂音中,共同營造出古代歷史的空間感覺,合唱團才以滿帶情感的歌聲唱出「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合唱歌聲隨後變得帶有節奏性,帶有更為堅定的感情將「和平進大同」的期盼變成有力的「祝願」。

  第二樂章以《臨江仙》中的千古名句「幾度夕陽紅」為標題,以緩慢弱奏的定音鼓聲開始,傳達出人類存在著深厚的仁愛之情,定音鼓其後更有一段獨奏,與四件民族樂器在在此樂章中都有所發揮。

香港色彩融入中樂

  
終章以《仁愛大同》為標題,重申人類以仁愛追求大同世界的決心,歌詞主要出自陳鈞潤的手筆。樂章開始,合唱便以緩慢的宣敘般歌聲唱出「洪水神話,開天闢地、挪亞方舟、大禹治水,共同之處,配合天地,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將中國的大禹治水與西方基督教的挪亞方舟結合,由此引證今日環保與世界發展的重要。 繼後音樂變得帶有鮮明節奏性,還將香港中大和港大兩間大學的校訓「博文約禮」、「明德格物」唱出,由此接上「文化承傳、仁愛進大同」,歌詞作出如此設計,非僅指出以仁愛進入大同之路,更藉此加入香港的本土元素與色彩,此點與陳永華過往不少作品強調現代都會文化的香港特色,和他在這部作品中於管弦樂團加入中國民族樂器,增添中國文化色彩的做法,可說是與他多年來的創作手法一脈相承。

  終章最後一段歌詞,亦可說是全曲的結語,以「江水滔滔,永遠奔流向東」來呼應首樂章的「滾滾長江東逝水」;再帶入「叫人類和大自然和平共融」;最後才在四件中國樂器加入,還結合著小軍鼓的有力節奏下,唱出充滿力感的歌聲:「和平共融、願望相同,讓萬眾和平、共邁向大同」來結束全曲。

  陳永華這首作品不僅有很高的陳義,當晚在他指揮下,四件中位民樂演奏家分置於指揮左右兩側的舞台最前端,也就得以和樂隊取得很不錯的平衡;很顯然地,陳永華這部作品在西方管弦樂與中國民族樂器及人聲的結合上,亦因過去多首交響曲的經驗累積,在這部交響曲中見出更為圓熟飽滿的效果;這在用以表達人類共同的崇高理想,以仁愛追求大同的題材上,可說正好能相互切合;為此,當晚演出後,不少觀眾都起立鼓掌,這多少見出當晚演出的感染力仍是不少。

藝術可將世界改變

  
半場休息後,由KSO音樂總監阿歷山大登場,帶領樂團聯同合唱團演出另一部規模同樣宏大的交響曲,那是在香港很少機會欣賞得到的阿歷山大.史克里亞賓(Scriabin,1872-1915)的第一交響曲。史克里亞賓是俄國作曲家及鋼琴家,他的E大調第一交響曲寫於1899年及1900年,共有六個樂章,第六樂章行板,包含女中音及男高音的獨唱及合唱,歌詞也是作曲家所寫﹕「藝術的榮耀,榮耀永遠! 」史氏生前經常提到,「沙皇也須在藝術前屈膝」、「藝術能改變世界的面貌」、「藝術家比沙皇更尊貴,所以皇帝也要向藝術下拜」。也就是說,這是史克里亞賓對藝術之神高度讚頌的交響曲,是認為藝術可以將世界改變的音樂,這可是與人類追求大同世界的理想相互呼應的音樂;不同的是,前者帶有政治理想的藍圖,而史克里亞賓這首作品則是以貼近人類心靈的藝術作主題。

  這部六個樂章的交響曲,演奏時間長約五十分鐘,這對任合樂團而言都是不少的挑戰。樂曲編制是雙管基礎,但銅管編制卻頗大,包括法國號四支、長號、小號各三支,還有大號。首樂章慢板開始,銅管樂便擔任了重要角色,隨後弦樂、木管相繼加入,帶出的是一片沉寂色彩。在樂團首席的小提琴獨奏段落後,氣氛才出現變化。

  接著三個樂章採用了快、慢、快的不同速度對比結構,排練時指揮動作幅度頗大,且很有戲劇性的阿歷山大,當晚演出時在前面這四個樂章仍頗「克制」,第五樂章才得見他充滿戲劇性動作的指揮手法;終章擔任獨唱的是兩位加拿大青年歌唱家,女中音Stephanie De Ciantis,和男高音Ryan Downey。兩人分別站於指揮左右兩側演唱,筆者座位於大堂中前左側,聽來兩人的聲音強度與音色都不錯,但近百人的合唱團不僅座位設於舞台的最後邊,而且下半場與樂隊一齊出場,在空調的空間下於陰暗的劇場燈光中呆坐四十多分鐘,最後才於豎琴的伴隨下,開始加入高唱,為藝術之神唱頌;聲帶的長時間「冷凝」後再發聲,難免打了折扣,但意外地,港加兩個合唱團順利「完成任務」,在定音鼓的「造勢」下,與樂隊將全曲帶上高潮,以「Glory」的俄語歌聲將全曲結束,亦為香港聖樂團的加拿大音樂之旅,和香港周的高潮活動寫下完滿的句號。

  其實香港聖樂團此行,隨團的四位中國民族樂器樂師還於香港周開幕禮中演奏了陳永華的《逾萬山》。至於香港聖樂團的大部份團員,在音樂會舉行後翌日上午,再回到音樂會前進行排練的兩個場館中的一個,位於萬錦市的基督教禮賢會教堂,於主日崇拜中獻唱了陳永華所寫的詩篇第一百篇。看來人類追求仁愛大同社會的理想要能在地上實現,還要看看天上那位領導如何帶領人類發展啊!

 







☆ 陳永華指揮在多倫多列治文表演藝術中心世界首演他自己的第九《仁愛大同》交響曲的演出場面_Anil Mungal攝









☆「美樂大同」音樂會的場刊封面








☆在RHCPA指揮斯克里亞賓第一交響曲後謝幕_作者提供


周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