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
實屬鬼話連篇

 
周在丹心集討論的回歸後澳門人的自由空間被壓縮,在這媯L風無浪,但原來當另一傳媒轉載了也引來炮火連天的爭論。有人當然不認同筆者的觀點,認為他們回歸後喜歡食飯就食飯,瞓覺就瞓覺,自由一點也沒有少過。也有人認為自由不是好東西,若人人都無限度自由則天下大亂。對這兩種觀點,前者我沒有話說,因為他們的自由層次太低,在豬槽旁的豬也是喜歡吃便吃,喜歡睡便睡,而只停留在這個層面談自由,那是夏蟲不可語冰。至於後者,自由是否無所限制就好?當然不是,筆者一向頗保守,一直恪守每個人的自由都以他人的自由為疆界的原則,即一個人行使自由時不可傷害或妨礙他人的自由。所以,筆者上周所談的自由,並非無限制的自由,而是根據法律可行使的自由。而關鍵在針對一句話,有人說:「自回歸以來,香港和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筆者上周為文只是說明澳門在回歸後,澳門人並非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而恰恰相反,是自由空間被壓縮。所以,認為筆者為文是要求無限制的、可以為所欲為的自由,完全是捉錯用神或刻意扭曲。

  上周談了自由,今周要談民主。有人說,選舉不是民主的全部。對,普選不是民主的全部,有普選也不一定就民主,但連普選都沒有的,就一定不會是民主。說民主可以不經選舉,肯定是一個騙局。既然有人說「自回歸以來,香港和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那就先檢視一下在回歸前,澳門人擁有甚麼的民主?

回歸前,澳門人有些甚麼民主?

  
是的,澳門的領導人從來澳門人都無權決定。作為一個殖民地,為實現宗主國對澳門的統治,澳門的總督來自葡國,由葡國總統委派,澳門人從來不能說不。葡國派個軍佬來就軍佬,派個文官便文官,澳門人,即使是生活在澳門的葡國人或土生葡人,對此都無從置啄。當回歸後澳門人爭取行政長官普選時,就有人以此質疑,「澳督都無得揀,點解行政長官要普選?係唔係有心搗蛋?」很簡單,因為澳葡時代的澳門是個殖民地,葡國人從無話過俾澳門人澳人治澳。而回歸後,澳門是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是澳人治澳的「典範」。澳人如何體現澳人治澳?就應當是由澳門人自己透過選舉決定自己的政府,除非所謂澳人治澳根本是一個新殖民統治的騙局。況且,基本法第二十六條本來就規定澳門人可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那為何一到行政長官,全澳百分之九十幾的居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被剝奪?或許,這個質疑偏離了本文的主旨,因為回歸前後的總督或行政長官都沒有得選,所以可視為無退無進。但最少說明這堥癡S有出現「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

三十五年進步七個百分點的立法會

  
回歸前,總督雖然無得選,但澳門人最少有兩級議會的選舉可以容許公民參與。一級是立法會。澳門因為葡國鮮花革命後的民主化,讓澳門在一九七六年建立了有民選成份的立法會。當年的立法會組成是六個直選、六個間選和五個委任。直選大約佔三分之一。到一九八四年,因為本地土生葡人與澳督鬥法,導致澳督請求葡國總統解散立法會。在重選前,為了避免土生葡人繼續壟斷和控制立法會,所以澳督高斯達決定將立法會的選舉權從葡國公民開放到全澳十八歲以上的永久性居民,實現立法會三分一的真正民選。這種制度一直維持至今,三十五年後的今天,澳門的立法會如何組成?抱歉,與三十五年前的組成結構幾乎完全一致,還是維持直選、間選和委任三個組成部份。而只有直選才是真正的民主普選。那從中有否進步?不能說沒有,八四年的直選議席佔議會中的百分之三十五,而三十五年後的立法會,直選議席佔百分之四十二。民主選舉走了三十五年,才僅進步了七個百分點。若說「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請問說的人會不會面紅?

市政議會選舉的選舉權歸零

  
對比之下,另一級議會選舉就更不堪了。澳葡時代澳門有兩個市政議會,一個是澳門市政議會,另一個是海島市政議會。兩個議會的組成,前者有五個直選、五個間選及三個委任,而海島市議會則是三個直選、三個間選及三個委任。最少有三分之一是由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這種公民參與在一定程度上體現澳門人對澳門這個城市的管理。可是,回歸後,特區政府以市政機構「可設立」即可設可不設為由而取消了市政機構,就連兩個市政議會亦一併裁掉。回歸後,澳門人原來有兩個議會選舉的選舉權就被減了一半,只得返一個立法會,那可憐的三分一的直選議席可以投票了。

  直至現屆政府,決定重設市政機構,以為撥亂反正。誰料到實行時,市政議會沒有了,連只能提供諮詢意見的市政機構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亦一律全部委任,市民的應有選舉權亦被以粗暴剝奪。重設市政機構以為可以重新恢復回歸前本來有的選舉權,原來是一個醜陋的誤會。特區政府,亦可能包括中央政府根本沒有打算讓澳門人重新享有這個選舉權。因為特區政府在重設市政機構時,其重設方案是先聽取中央意見的,所以說中央政府亦參與剝奪澳門人的選舉權利,應該沒有冤枉吧?

  走筆至此,可以總結一下,澳門人到底有沒有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總督無得選,行政長官也沒得選?立法會,民眾可以行使的選舉權,只有直選議席,而直選議席從三十五年前的百分之三十五增長到如今的百分之四十二,說進步?這種蝸牛式的進步,連循序漸進也說不上。因為以三十五年進步七個百分點,恐怕再過一百年,澳門的議會仍無法實現全面普選。而回歸前有兩個市議會的選舉,如今歸零,是無限倍退步。可見,所謂「自回歸以來,香港和澳門居民擁有前所未有的民主與自由。」完全是一派胡言,鬼話連篇。


區錦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