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巴光雕表演教友表不滿
擦鞋愛國俗劣行為令人扼腕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特區政府舉辦了系列慶祝活動,以在普天同慶的國慶節日裡,讓市民和遊客共享歡樂。然而,在城區的國慶裝置的一些做法,卻引起爭議,當中,在大三巴牌坊的「光雕表演」活動,將國旗及國徽投射在大三巴天主教聖物上;以及,在全澳多個馬路上迴轉處或圓型地,插置國旗。網上及坊間議論紛紜,質疑是否有違反《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中規定,「國家象徵和標誌應當被尊重和愛護。」之原則。顯然,在《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的法律是明確規定,「國旗、國徽及國歌是國家象徵和標誌」;「國家象徵和標誌應當被尊重和愛護」。同時,該法律及相關行政法規,對如何使用國家象徵和標誌,有嚴格的規定;而法律亦強調,得限制或禁止有損國家象徵和標誌的莊嚴性及嚴肅性的公開使用的情況。

  就坊間質疑當局在馬路上隨處安插國旗是不尊重,傳媒在九月廿九向行政長官提問,政府在此之前有否從法律法規的角度作出考慮?對此,崔世安回應,相關工作是表現隆重慶祝偉大祖國七十華誕。他相信,相關部門已經檢視相關法律,是不會違反的。並承諾反映不同意見,續反問記者:是否覺得安插太多國旗?(摘録《正報》九月三十日報道)

  那麼,法律及法規對於國旗的使用有什麼規範呢?翻查《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中規定,須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主要公共實體所在的建築物展示國旗或國徽,或兩者同時展示;法律也規定,特區政府倡導居民、公共及私人實體在具備條件的情況下,於指定的節日展示或升掛國旗及在適宜的場合奏唱國歌,表達愛國情感。

  據上述的法定規定,人們疑惑的是,馬路上插置國旗是否符合「建築物」的規範?以及,即使是「展示」,但現在做法又是否屬於「具備條件」?這當中,最關鍵的問題是,法律中規定:「行政長官以補充性行政法規訂定限制或禁止展示或使用有損國旗或其圖案的莊嚴性及嚴肅性的其他場合或場所。」那麼,在馬路上插置國旗,又是否有違「莊嚴性及嚴肅性」的場合或場所?

  再者,法律及法規對使用國旗有著嚴格和細節的規範,當中,根據法律附件二「國旗的優先地位」中規定:升掛國旗,須將國旗置於顯著的位置;國旗與其他旗幟同時升掛時,須將國旗置於中心、較高或者突出的位置。另外,在第五/二0一九號行政法《關於使用國旗、 國徽、 區旗、 區徽及奏唱國歌的具體規定》,亦對升降國旗的時間作出了規範。從上述細節規範,顯見立法原則是必須尊重國旗。

  事實上,多年前,有關當局曾試過遍澳插國旗,被傳媒和坊間批評不尊重國旗後,特區政府之後改插紅旗。但不知為何今年突然又改變之前長時間已合法和尊重國旗的做法?

  另外,當局的大三巴牌坊「光雕表演」活動,將國旗及國徽投射在大三巴天主教聖物上事件,不但備受質疑有違《國旗、國徽及國歌的使用及保護》的法律精神外,更多的爭議是有否尊重宗教,同時還受到不少市民批評其品味之俗劣。

  對於大三巴牌坊「光雕表演」活動,網上流傳的一篇署名加大肋納的評論文章《誰在侮辱大三巴教堂下的教會殉道者?》,當中作為本土澳門天主教徒,作者表達了對澳門政府此舉深感遺憾。文章闡述了大三巴於澳門人的意義,並就兩個標記的差異問題指出。「基於國旗和大三巴兩個標記,有很大程度的差異,大三巴更不該成為這個政治意識形態的背景舞台。」 這位天主教徒述及個人感受中表示,如果當局是有意侵犯天主教信仰,就是一種侮辱。如果無意,就是一種疏忽,無論是刻意侮辱或無心之失,當局都應該有一個說法,向市民作出交代。

  顯然,這個大三巴牌坊「光雕表演」活動極不恰當備受批評。有中產人士指出,愛國係高尚情操,愛國人士接受唔到這樣劣質品味來踐踏愛國光環。或許面對眾多天主教徒質疑這個「光雕表演」活動,主教座堂週四(三日)中午發出教區主教公署秘書長辦公處通告「天主教澳門教區對於大三巴牌坊光雕表演活動的回應」。當中指,對於旅遊局於九月二十九日起一連三晚在「天主之母堂前壁」(即大三巴牌坊)舉辦的「光雕表演」,教區內有教友表達了強烈意見。

  教區並指出,該項表演引起不少不同國籍教友的不滿迴響,原因在於歷史文物的應用應該與它原有的特質相符。由於大三巴牌坊富有天主教濃厚文化意涵,表示:「本教區建議,日後如有光雕表演,其内容應當與該歷史文物的宗教背景相關為宜。本教區樂意與相關部門溝通,交換意見,共同保育及推廣澳門珍貴的歷史文物。」

  顯然,被有天主教徒揶揄「愛國及維穩」的澳門教會,過往絕少批評特區政府,但今次也要發聲,可能正是其公告所稱的:「教區內有教友表達了強烈意見」之故。不過,有教徒仍然不滿教會未有清楚的反對/遺憾之表態。亦有質疑,作為主教及文遺會委員李斌生並沒有公開說法,似是「完全置身事外」。亦不必諱言,從網絡到坊間的議論聲浪都顯見,當局這個「光雕表演」活動,已經引起教徒甚至坊間的多大反感。但直到週四下午五點之時,仍未見當局就社會批評與質疑作出公開回應,政府是否繼續要漠視民意嗎?


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