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品疑慮難消 居民反對風煤倉

個多月前火葬場計劃中,政府敗走之後,上個月在城規會上曝光的臨時危險品倉庫,又引起社區居民反彈,有居民代表向政府遞交七千餘個市民簽名,反對危險品倉的選址。

  事件曝光過程可說是火葬場事件的翻版,危險品倉的選址在城市規劃的公示程序中才向公眾披露。危險品倉的主事部門是消防局,但主管城規的是工務局,消防局在城規會中雖由局長親自上陣,但就整個安排而言,給公眾的感覺,就是敏感的、麻煩的項目,放到其他部門渠道中發放,對市民沒誠意,對其他相關的部門無道義。為甚麼主事的部門不能在之前就自行開說明會向公眾說明呢?民署如是,消防局亦如是。如果說消防局人員不察覺危險品倉的敏感性,也未免侮辱了消防局的智慧,沒有危險,就不會叫危險品倉庫啦!

  事前的訊息非常混亂,到了城規會討論之後,依然有媒體及政團誤以為那是石油氣中途倉。危險品倉計劃存放的,是工業氣體,當中最大宗的是乙炔,即坊間俗稱風煤,屬於焊接用的極易燃氣體。而今次計劃興建的臨時倉庫,並不是在批發商的總倉配送與使用客戶之間的暫存、分發功能,因此它也不是一個中途倉。從位置上來講,計劃的兩個地塊都在路環聯生工業村的北面,而石油氣的總倉則在路環九澳,未來即使澳門中途倉沒有了,危險品倉的用地也沒有成為中途倉的條件。所以,臨時危險品倉和石油氣中途倉,其實是兩個性質近似但沒有直接關連的議題。

  由於風煤是焊接工作所必需,所以澳門大小地盤都需要使用,消防局透露現時澳門大概保有三千支風煤,備用的風煤都由相關從業人員負責保管存放,當中工廈有之、直接放在地盤有之,存放的環境完全沒有保證。我們必須思考危險品倉與火葬場議題的不同之處,不建火葬場,我們只是把麻煩推到珠海那邊去,道理上說不過去,但操作上確實沒有急逼性;危險品倉,建與不建,危險品都在澳門,那是推不掉的,它只是在公眾不知道的地方,不建危險品倉,市民承受更高的安全風險。

  再進一步推論,議題又會跌入鄰避設施的典型爭論當中,「要建,但不要建在我這一區。」計劃中的危險品倉其實並不在石排灣的社區範圍內,不過離最近的民居也只有二百公尺,說近不近,說遠亦不遠。至於萬一發生爆炸,是否危及民居,就不能以現階段的資訊下判斷。一次爆炸的影響範圍,要視乎引起爆炸的物料、存放量、倉庫的耐炸能力、爆炸洩壓口設計等等。歷史上著名的刺殺希特拉行動,行刺的軍官把一個手提箱的炸藥放在希特拉的會議桌下引爆,會議室內各人非死則重傷,誰知厚重的會議桌把爆炸的氣浪卸去,希特拉只受了輕傷,事件拍成了電影《華爾基利暗殺行動》。

  總的來說,事件直至今日熱度還不算很高,政府依然有相當大的迴旋餘地。盡快發放更多訊息,就是解決事件的不二法門。不要妄想事件會因為時間就丟淡,社區居民是穩定存在的,不會因為事件拖多幾個月就消失。建設過程只能在他們的眼前進行,政府必須盡力去說服居民。退一步來說,無論將來計劃結果如何,消防部門建立與社區居民直接溝通,也是百利而無一害。

赫文